凤凰山传奇(尾声)

         几年过去了,韩家的日子又好了起来。韩肖氏看着在外面玩耍的孩子说:“他爹,孩子都这么大了,总不能总叫老疙瘩吧,得给孩子起个大名了。”韩禄想想说:“也是,我看这孩子命可是真大,几次都挺过来了,我看就叫福吧。福大命大,韩兴福。”韩肖氏说:“好,就叫韩兴福。这孩子一看就有福,好几次都没折腾掉,真是有福。”韩兴家和辉儿在第二年就有了一个孩子,比韩兴福小一岁,韩肖氏和韩白氏一人哄一个。天好的时候,韩肖氏和韩白氏就坐在大门口,手里拿着鞋底子不停地纳着。

韩禄老了,从心里老的,头发白了一大半,腰也变得弯了,干着农活也不利索了。他心里有事呢,这件事让他惦记了好几年,压在心里沉甸甸的,有时让他喘不过气来。韩肖氏心里清楚,韩禄一直挂念着老三还有大凤,他们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还活着,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上一面,这些一直是韩禄的心病。
韩彩花是在火烧凤凰山一个月之后,被官府杀的,一起被官府杀的还有周掌柜和戴掌柜。高知县清剿凤凰山没有抓到韩兴,就再次放出风来,要杀韩彩花,等着韩兴来救人。可是,等了一个月也没见到韩兴的影子,高知县哈哈哈大笑着说:“我还以为土匪都不怕死呢,看看,这不是明显的例子吗?扯淡,不管是谁,都他娘的怕死。韩彩花是韩兴的亲侄女,眼看着亲侄女要被杀了,他却躲在山上像个乌龟,不敢出来,看来韩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也用不着韩彩花继续钓他了,送他们去西天吧。”
高知县没有杀胡大宝,胡有才把所有大烟土的进项都给了他。高知县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心里高兴,这一年真是春风得意,剿灭了同盟会,清剿了凤凰山,还得了大把的银子。他告诉朱皮匠,赶紧去一趟林东,再送去些大烟土,这世道可能真的要变,趁着这个乱的时候,狠狠地赚上一把,也好到了世道变的时候,有个过河钱。朱皮匠去了林东,他跟高知县说:“我家大凤让土匪给抓去了,什么时候能救出来呀?”高知县看着他说:“净放你娘的狗屁,土匪都让我清剿没了,哪还有土匪了,你家大凤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说不定跑到韩家去了,要找就去找韩家要人。快去林东吧,回来的时候拉上一车皮子。”
那年下半年,世道真的变了。高知县剪掉了辫子,换了身衣服,摇身一变变成敖汉城的县长了。上方又令,收缴所有大烟土,凡是倒卖过大烟土的人,一律正法。高县长派人把胡有才抓来,胡有才跪倒在地上说:“高知县,看在你我多年的情分上,饶了这条命吧。”高县长看着跪在地上的胡有才说:“我现在是民国的县长了,知县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没有办法啊,我也想救你,可是,你在敖汉城的买卖太大了,就连省里的长官都知道你们倒卖大烟的事情。他们指示县里,要严肃处理,不能迁就。你说,胡掌柜的,我怎么救你呀。”胡有才哀求着说:“高知县,不,高县长,看在你我多年的份上,就饶我一命吧,你提条件,什么条件我都答应。”高县长看看四周说:“胡掌柜,这恐怕不行,你的案子是上边督促下来的,我可不敢违背上边的意见。我看你也知足吧,你的儿子胡大宝我已经放了他一把了,这次我就当是没看见。不过,你吗,我可能救不了你。”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士兵说:“押回大牢。”几个士兵喊了一声,挟着胡有才走了。
高县长把夏领兵叫过来说:“这个人必须死。”夏领兵说:“为什么?胡掌柜不是你的朋友吗?另外,你和他……”
高县长看着夏领兵,夏领兵不说话了。高县长说:“其实我也不忍心杀他,可是谁让他知道得太多了,没办法,只能这样了。”夏领兵领命出去了。高县长自己坐在椅子上,心里盘算着胡家的事,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韩禄摸着自己刚刚被剪掉辫子的脑袋,觉得轻松了许多。他把辫子搭在马背上说:“看看,这个东西跟着自己几十年,说不让长了就不让长了,世道变了,真的变了。”韩兴家也把辫子剪掉,剩下光秃秃的脑袋,看上去就好笑。
辉儿忙着屋里屋外的。韩肖氏和韩白氏领着孩子在外面玩耍,彩凤和彩云也到了该嫁人的年龄,不时有媒人前来提亲。不久,韩兴家得了一种不知名的病,在林东城里看了好久也没有看好。回到家里,在炕上躺了几天,在一个雨天走了,撇下辉儿和他们的孩子,也撇下韩禄还有娘,无可奈何地走了。韩禄看着韩兴家的坟茔,想起来林东城里那个算卦先生说的那些话,韩家不发老大,韩家不发老大,真的不发老大。
韩兴禄不愿意在家种地,世道刚刚变到民国的时候就去当了兵,据说现在在热河,谁知道,好久没有音信了。韩禄站在风水沟的小路边,抬眼往远处看着,他看见大凤向自己走来,一边走一边喊着:“爹,你在等我吗,快进屋吧,外面凉。”韩禄揉揉眼睛,又看见老三骑着马朝这边跑来,快到跟前时,老三停住脚步,远远地看着韩禄,韩禄喊了几声,老三没有答应。韩禄向老三走去,可是越走离老三越远。看着老三变成一个黑点,韩禄有些着急喊着:“老三,回来吧,世道变了,现在是民国了,回来咱们一起种地,好好过日子。”老三没有反应,最后在韩禄的视线里消失。韩禄定了一下神儿,又好好看看眼前的一切,一切都是虚幻的,山还是那座山,沟还是那条沟,唯一不同的是,风水沟的那边不知何时又新添了几座新坟,看上去又增加了几分凄凉。
韩禄站在那里久久地看着,好像要看到山的那边去。小儿子韩兴福和孙子跑过来喊着:爹,爷爷,回家吧,我娘,奶奶叫你吃饭呢。韩禄领着两个孩子,慢慢地走着。夕阳照在他们身上,身后的影子越拉越长……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内蒙古文联 中国网 中国影协网 中国书协网 河北文艺网 中国音协网 中国摄协网 中国美协网 中国文联 中国作家网

通辽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蒙ICP备14002289号 

地 址: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区霍林河大街33号工会大厦8层

电 话:0475-8239053  传 真:0475-8239053  E-mail:tlsw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