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向南飞

 

                  作者:包国卿

                

 
    “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

      这是我从著名蒙古族民歌中截取的一段,还从懵懂的年龄,就从父辈那里听到过这首委婉、凄楚,充满了思恋与悲剧色彩的民歌了从此就如自己身边失去了许多走向南方的姐妹,心中空空的,有意无意孤生疑问,她们为什么去向南方,南方在哪里,便有一种莫名的痛楚抓心挠肺……

   慢慢长大了,家里不断有姐姐们出嫁,一走就不再回来了,一个原本热热闹闹,团团圆圆的大家庭,逐渐人员稀少,房子也开始空空落落的了。爸爸妈妈的脸上再没有了往日的笑容,仿佛瞬间衰老了许多,就连熙熙嚷嚷的院子,一下子冷清了不少,平常显得很精神的老土房子也打不起精神似的,耷拉起了檐子看上一眼让人想哭。妈妈开始手忙脚乱,心里总像有什么事放不下,双眼发呆,爸爸则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月底、星下吱嘎,吱嘎的拉起二胡,哼唱那首凄清如许的民歌《鸿雁》,委婉徘徊,让本来就有些空寂的日子越发沉重,让人的心发凉、发憷。也只有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出歌中的味道,心里酸酸的,才懂得团聚的格外重要离别的苦楚,心里暗想,一家人永远都不分开该有多好,那才是人间的最大幸福呢。时间依旧按着自己的节律行进着,似乎根本永远关乎不到周围人的心境,也不会在意人们思考着什么,我行我素。后来连自己也离开了那座老屋和老屋中的父母双亲,以及那个从小长大的村庄走了,去外地读书,参军,于是家乡也成了我偶尔回来一次暂住休息的地方。每当这时,再看一眼昔日居住老土房子屋檐渐渐的低垂,就更加衰老的不行。爸爸妈妈也有些木讷,不再是年轻时那样健谈、漂亮,脸上开始有了皱褶,头发渐渐花白,手脚也不那么灵便了,时常默默地口中念叨着什么,痴痴的站在黄昏、树下翘望着南方,尽管回到家中的自己心里也总不能平静,深感自己亏欠了他们许多,真不想再离开他们半步,与他们白头到老。可是工作在身,官身不由己,无论心里多么难受还是要离开,任凭父亲继续拉他的二胡《鸿雁》,任那凄楚的曲调在空中弥漫,折磨着日渐老去的心,我就更加万分的难过。自己也曾想过要把父母接到城里一起生活,可是苦于居住条件受限,实在是无能为力,也只好一拖再拖……

   时间在悄然间过去,心在挣扎里度过。几十年过去了,生活条件慢慢好了,也有了自己的房子,儿女们都学业有成,可一切未时已晚,爸爸妈妈早已作古了,空留一腔遗憾于心中。如今坐在宽敞的客厅,阳台上偶尔听到《鸿雁》这首歌,悲凉顿从心底生,也不由得让我联想起曾在一本书里读过的句子。亲人只有一次的缘分,无论这辈子我和你会相处多久,也请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便后悔当初自己没能给老爸留段《鸿雁》录音,那岂不也是一件幸事吗,如今就如此简单得不再简单的事,也成了天下最无法办到的憾事。 

   鸿雁向南方,我更加怀念姐妹们一起的岁月,尽管那时的环境条件清苦,一家人围绕在父亲母亲身边,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也怀想起那风雨里遥望姐姐远嫁的自己,多想南飞的鸿雁能带去我无限的思恋……


上一篇:水墨三人行
下一篇:想头儿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内蒙古文联 中国网 中国影协网 中国书协网 河北文艺网 中国音协网 中国摄协网 中国美协网 中国文联 中国作家网

通辽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蒙ICP备14002289号 

地 址: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区霍林河大街33号工会大厦8层

电 话:0475-8239053  传 真:0475-8239053  E-mail:tlswl@126.com